<small id="hoj3b"><menu id="hoj3b"></menu></small>

<big id="hoj3b"></big>

    1. <output id="hoj3b"><ruby id="hoj3b"></ruby></output>
      <mark id="hoj3b"><ins id="hoj3b"><option id="hoj3b"></option></ins></mark><label id="hoj3b"></label>

      <output id="hoj3b"></output>

        <mark id="hoj3b"></mark>
      1. <listing id="hoj3b"></listing>

        <code id="hoj3b"><strong id="hoj3b"><del id="hoj3b"></del></strong></code>
      2. 述評:新冠疫情全球擴散 美國難辭其咎

        2021-12-25 17:37:51 來源:新華網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2020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呼吁停止移民遣返活動,以減緩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圍內的暴發。當時已成為全球疫情“震中”的美國對這一人道主義呼吁未作響應,繼續將數以萬計的非法移民驅逐至對病毒傳播缺乏應對能力的發展中國家。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該局強制驅逐約18.6萬人,與2019年相比驅逐人數增長160%。

        “我確信美國在輸出病毒。”去年4月,美國國會眾議員諾爾瑪·托雷斯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采訪中談及美國政府向危地馬拉遣返非法移民時表示。

        移民遣返只是冰山一角。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美國不僅國內應對遲鈍,導致早期疫情數據混亂不清,而且在疫情急劇擴散期放任數千萬人次美國旅客出境旅行,對駐外美軍違反當地防疫規定視若無睹,對境內國際活動疏于防疫管控,以多種方式向其他國家和地區輸出了大量活躍病例。

        反應遲鈍 拖累全球抗疫

        美國知名學者諾姆·喬姆斯基2020年5月曾對媒體表示,由于疫情應對表現糟糕,美國領導人不僅要對本國民眾死亡負責,還應為其他國家民眾死亡負責。

        為了刺激經濟、吸引選票,初期的零星病例出現后,當時的美國共和黨政府刻意淡化疫情風險,在信息發布、病例檢測、防疫措施制定等方面消極應對,行動緩慢。病毒在幾乎“不設防”狀況下在美國社區擴散,美國迅速發展為全球疫情的“震中”。美國政府未及時向國際社會發出預警,也疏于對出入境人員的管控。病毒進入社區傳播后,仍有大量美國旅客前往世界各地,助推了疫情在全球的擴散。

        美國疫情暴發和早期傳播情況是一筆“糊涂賬”。近來隨著研究深入,更多信息也逐漸披露,美國疫情發生時間線不斷前移,并呈現諸多疑點。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早先確認的國內首例新冠死亡病例死于2020年2月29日,發生在華盛頓州。此后美國首例新冠死亡病例確認時間不斷提前。加利福尼亞州圣克拉拉縣衛生部門2020年4月公布的尸檢報告顯示,當年2月6日該縣已發生新冠死亡病例。美國《圣何塞信使新聞》今年8月下旬和9月初接連刊登兩篇報道,披露威斯康星等多個州2020年1月出現新冠死亡病例的相關記錄。據報道,堪薩斯州一名2020年1月9日去世的女性被認定為美國首位新冠死者,表明疫情可能早在2019年12月甚至11月就已在美國多地出現。

        這種觀點與多項研究結果相互印證。美國疾控中心研究人員檢測了美國紅十字會于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在9個州采集的數千份血液樣本,發現有106份樣本含新冠抗體,其中39份樣本采集時間介于2019年12月13日至12月16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研究人員分析了2020年1月2日至3月18日從全美采集的2.4萬份血液樣本,發現有9個樣本新冠抗體呈陽性,最早一份陽性樣本于2020年1月7日采自伊利諾伊州。通常患者在感染病毒兩周后才能檢出抗體,表明2019年12月或更早新冠病毒就已在美國出現。

        美國在疫情初期病毒檢測的“高門檻”以及檢測能力不足,使許多無癥狀感染者無法及時確診,實際感染人數被大幅低估。疫情初期,美國政府嚴格控制病毒檢測條件,只有發生嚴重呼吸道癥狀且有相關旅行史或明確病毒暴露史的病人才有資格檢測,社區傳染病例被擋在“門外”。美國疾控中心2020年1月底向全美26個公共衛生實驗室發送檢測試劑盒,其中24個實驗室的試劑盒出現假陽性反應,致多個州的檢測停滯達近5周之久。據英國牛津大學“用數據看世界”網站統計,截至2020年3月15日,美國每千人中僅有0.2人接受過核酸檢測。對比之下,同期韓國每千人中已檢測5.06人,德國每千人已檢測1.54人。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機構研究人員在英國《自然·通訊》雜志在線發表的一項研究認為,截至2020年4月18日,美國實際新冠感染人數可能已超過640萬,達官方確診人數的近9倍之多,造成這種差距的主因是檢測不充分。由此推算,自新冠病毒悄然在美國社區傳播,到2020年3月19日美國國務院將旅行建議提升至最高級別4級,呼吁美國公民避免一切國際旅行,這期間美國可能已向世界各國輸送了大量未知感染病例。

        此外,美國早期新冠疫情與流感和“電子煙肺炎”發病期重疊,但美國各地呼吸道疾病監測系統沒有能力將三類癥狀相似而病因不同的患者人群甄別開來。美國疾控中心時任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2020年3月在國會眾議院聽證會上承認,美國存在新冠死亡病例被誤認為是流感死亡病例的情況。然而,在2019年底至2020年初的流感和“電子煙肺炎”患者中究竟有多少是沒被篩查出來的新冠患者,美國政府至今拿不出數據。

        放任擴散 多路輸出病毒

        人員流動是影響新冠病毒傳播的關鍵因素之一。疫情發生以來,為遏制病毒蔓延,許多國家都曾實施對外封境、對內封城的嚴格防疫措施。然而美國政府一直采取“寬松”的人員流動政策,對人員出入境疏于管控。通過出境旅行、遣返移民、駐軍輪換等途徑,數以千萬計的人員從美國流向世界各地,讓其他國家防不勝防。

        美國國務院2020年3月發布“避免一切國際旅行”的第4級旅行建議,但僅僅維持了4個多月。2020年8月上旬,在全球累計確診病例數逼近2000萬、美國累計確診病例數逼近500萬之際,美國國務院在爭議聲中宣布解除針對美國旅客的最高級別旅行建議,讓全世界錯愕。美國《國會山報》評論說,“雖然解除了全球旅行警告,但各地都沒有歡迎美國旅行者”。

        美國商務部國家旅游辦公室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2月至2021年3月,美國出境前往世界各地的總人次高達4962.6萬。分析來自美商務部國家旅游辦公室、世衛組織等機構的數據可以發現,從2020年4月開始,美國月出境人次、全球月新增確診病例數和美國月新增確診病例數之間呈“同頻增長”的特點,三者之間增長率變化基本一致,呈現強相關性。

        上述近5000萬人次美國出境旅客中,多達3102.4萬人次前往墨西哥。分析顯示,從2020年7月開始,美國每月入境墨西哥人次、美國每月新增確診病例數、墨西哥每月新增確診病例數之間也呈“同頻增長”的特點。另據“世界實時統計數據網站”統計,就在美國游客2020年年底大量涌入墨西哥期間,墨西哥新冠確診病例數以環比增長近兩倍的幅度激增。

        疫情暴發期間美國政府仍在持續遣返非法移民,表現出對生命的極不尊重,給接收被遣返者的發展中國家造成嚴重威脅。數據顯示,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2020年全年強制驅逐人數比2019年大幅增長,僅2020年3月至6月中旬,該局驅逐人數就達到近4萬。大量非法移民被遣送時既未按期隔離,也未做過病毒檢測。

        美國非法移民遣返目的地包括危地馬拉、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巴西、尼加拉瓜、厄瓜多爾、海地等拉美國家。美國《紐約時報》2020年6月發表題為《為什么說美國正在出口新冠病毒》的社論。作者援引危地馬拉政府當年4月發布的報告說,危地馬拉所有新冠病例中近五分之一與從美國遣返人員有關。其中,一架搭載76名自美遣返人員的航班中,有高達71人病毒檢測呈陽性。

        美國華盛頓拉丁美洲研究所等60多家機構發表聯合聲明,譴責美國政府在全球疫情暴發期間繼續驅逐非法移民的行為“將全球置于風險之中”。

        日韓等國的美國駐軍多次被曝違反防疫規定,加劇駐在國疫情蔓延,引發當地民眾強烈不滿。英國《金融時報》2020年8月報道,當年美國獨立日之后不久,網上發布一段日本沖繩的美國駐軍在海灘聚集、慶祝獨立日視頻,參加者無一人戴口罩,在日本民眾中引發憤怒和失望情緒。另據日本沖繩縣政府通報,2020年美國獨立日前后,美軍駐沖繩基地發生聚集性感染,僅7月7日至11日的幾天內,美軍基地新增感染人數就達61人,成為當地防疫的一大漏洞。

        美軍“西奧多·羅斯福”號航母2020年訪問越南峴港后暴發疫情,超過1200名艦上人員確診感染,美越雙方就疫情來源發生爭論。據多家媒體報道,美軍航母抵達越南峴港訪問期間,大量越南市民登艦與美國官兵互動,但美方未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大批艦上官兵還登岸到峴港市內活動。據越方通報,美軍航母停靠峴港市前,該國僅有10多名確診患者,且全集中在首都河內。3月10日美艦離開后,越南疫情開始大規模暴發,到4月1日累計確診病例激增至200多例,政府宣布新冠疫情已成為全國性疫情。

        多國受害 溯源直指美國

        匯總各國衛生部門發布的信息可以發現,世界多國都監測到來自美國的病例,而且至少有12個國家報告的“零號病人”來自美國。受地緣等因素影響,除不丹、肯尼亞、黑山3國外,其他9個由美國輸入“零號病人”的國家集中在美洲及太平洋地區,包括哥斯達黎加、圭亞那、斐濟等。從時間上看,有9個國家來自美國的“零號病人”確診時間集中在2020年3月,馬紹爾群島等3國從美國輸入“零號病人”時間點相對較晚。

        還有一些在地緣上深受美國影響的國家,“接盤”了較高比例的來自美國的輸入病例。加拿大《國家郵報》2020年4月30日報道,加拿大主要省份早期輸入病例統計顯示,截至當年4月16日,安大略省確診了1201例有國際旅行史的感染病例,其中有404個來自美國,占比34%;魁北克省有國際旅行史的感染病例中有36%來自美國。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2020年3月20日表示,澳大利亞已確診病例中約80%是輸入性病例,其中大多數來自美國。新西蘭新聞網站“斯塔夫”報道,2020年2月至2021年1月初,美國向新西蘭輸入病例182例,位居向新西蘭輸入病例國家第二位。韓國媒體今年2月25日報道,該國約7000例境外輸入病例中有35%來自美國。

        隨著科學家對新冠病毒基因譜系研究的深入,關于疫情如何從美國向外擴散的科學證據越來越多被公布。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2020年12月11日報道,美國布羅德研究所團隊在《科學》雜志上發布一項研究說,他們通過追蹤新冠病毒基因組特定突變發現,2020年2月底于美國波士頓舉行的一場生物技術會議成為“超級傳播”事件。攜帶一種特定突變的病毒從波士頓“出口”至美國多個州以及澳大利亞、瑞典和斯洛伐克等國家,最終導致美國和歐洲至少24.5萬人感染。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今年5月18日發布的一項研究顯示,來自美國的新冠病毒攜帶者成為以色列新冠病例的主要源頭。該校參與的團隊繪制了新冠病毒傳入以色列及其在以境內傳播和變異的軌跡。研究人員將200多名以色列本地感染者和約4700名全球其他地方感染者的基因組序列進行比對后發現,約70%的以色列新冠病例感染的毒株來自美國。研究牽頭人、特拉維夫大學進化病毒學家阿迪·斯特恩推測,這與兩方面因素有關:以色列對來自美國入境者的隔離措施過于松懈;來自美國的人員與以色列本地居民有更多密切接觸。

        日本慶應大學研究團隊今年2月1日在“醫學論文檔案網”上發布預印本論文說,他們對關東地區多家醫院的198名新冠患者的病毒樣本進行了全基因組測序,并按病毒譜系分類。研究發現,一名2020年11月確診患者感染的病毒屬于20C分支的B.1.346變種,該毒株主要在美國西部流行。研究人員認為,這名患者沒有海外旅行史,也沒有與任何出國旅行過的人接觸,表明該毒株似乎是從美國西部通過了嚴格防疫屏障輸入日本。

        ……

        諸多事實表明,美國對新冠疫情在全球多國多地區暴發、蔓延和惡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美國本應將精力放在控制疫情和拯救生命上,但其非但對抗疫不力、輸出病毒不思悔改,還借疫情搞政治操弄、甩鍋推責的把戲。這種對本國人民不負責、對全球公共衛生事業不負責的做法必將被國際社會唾棄。

        (責任編輯:張璐)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欧美激情片,菠萝菠萝蜜在线观看,久久综合九色综合欧美狠狠,60岁超熟无码,亚洲精品网站在线播放